• 歡迎光臨太湖新聞網郵箱:thxww@163.com 加入收藏|繁體版|廣告服務|網站地圖
    |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旅游
    今世情緣黃梅戲
    2015-09-28 06:47:15 信息來源: 太湖新聞網 審核人:金堯 閱讀次數:27158

     

     

     

    劉輝 文/圖

    金秋時節,暖陽高照,黃梅飄香。

    9月20日,記者慕名來到徐橋鎮新豐村葉彎組,采訪今生今世與黃梅戲結下了半個多世紀不解情緣的葉小云老人。

    初次見到葉老,他正在屋后的菜園里忙活著,看上去身體十分硬朗,眼不花耳不聾,說話的聲音相當宏亮,與他交談起來比較容易。還沒來得及表揚他一番,現年81歲的葉老就自個兒贊許了自己:“我從出生到現在,花過的醫藥費不超過一百塊錢?!币贿呎f著,他還一邊起身從堂屋前的案幾上拿出一首多年前自賦的小詩給記者看:“葉生身健古稀年,小心盼望子孫賢。云游各處人歡暢,歡樂如意度晚年?!?/P>

    于是,在一片爽朗和諧的氛圍中,葉老了解記者的來意之后,高興地談起了他與黃梅戲的“今世情緣”。

    【A】初識黃梅小調  很快愛上“黃梅戲” 

    葉小云于1934年出生在徐橋葉家彎的一個中農家庭,家境條件相對還好。祖輩、父輩對孩子自小就教育有方,傳承有道。11歲-13歲在當時設在他家的私塾與同屋的七八個孩子一起讀了三年古書,刻苦學習了《增廣賢文》、《大學》、《中孟》、《大孟》等中國傳統的經典國學知識。在那個文化相對落后的時代,葉小云算得上是一個鄉下有文化、有教養的農村人,這為他后來學習黃梅戲、演唱黃梅戲夯實了一定的文化基礎。

    解放后,葉小云在當時他所屬的永華鄉作為一名有知識的文化青年加入了團組織,三個月轉正后成為本鄉一名團支委兼治安主任,日夜為農村事務操勞。直至1955-1956年,我國進入社會主義初級改造階段,農村大辦農業合作社,葉小云也在群眾的信任之中當上了副社長,況且又是基干民兵,長年既要奔波在縣里鄉里開會,積極參與指導合作社的事務,又要抓好農村民兵日常訓練,忙得不亦樂乎。

    “那您是什么時候接觸黃梅戲的呢?”記者問。

    頓時,葉小云打開了記憶猶新的話匣子,如數家珍地講述了那個時候的點點滴滴。

    記得1949年夏季,汛期的連續大雨,給長江沿岸的老百姓帶來了不同程度的澇災。地處毗鄰望江縣新壩吳家嶺一帶也遭受了水淹。當地百姓一時缺吃少穿,就舉家紛紛逃荒找生路、糊生計。當時,一位名叫吳丈銘的“藝人”就來到了葉家彎,靠著他會唱黃梅戲的一副“好手藝”、“好功夫”,贏得了葉家彎老百姓的喜愛。于是,他全家就吃住在此,與這里的村民生活在一起,幾乎天天給群眾唱戲,既為葉家彎帶來了無盡的歡樂,打破了葉家彎往日的寧靜,也為葉家彎后來成立“黃梅戲班”、形成濃厚的鄉土文化氣息夯實了一定基礎。

    “吳丈銘是當時有名的黃梅戲表演者,他扮演的‘黑口’,也就是‘正生’非常形象生動,栩栩如生,在臺上的一舉一動、一步一行,演得十分到位,只要他一上場,臺下的笑聲就不斷、掌聲就不息,博得觀眾交口稱贊?!比~小云對吳老師的表演發自內心地非常敬佩。

    “在村民們的迫切要求下,逐漸被黃梅戲所吸引的廣大群眾懇求吳老師也教一教大家唱戲,真心地把他全家留了下來。結果,在半年多的時間里,吳老師教大伙學習臺詞、練習唱腔、使用鑼鼓等基本的黃梅戲常識。而我,也正是在吳老師的諄諄教導下,指點迷津,面授機宜,讓我對黃梅戲產生了濃厚興趣,每天抽時間認真跟著練唱,而且,學得很好,進步很快,得到了吳老師的贊許。尤其是當時表演的《天仙配》、《雙結義》、《張寶童送茶》、《吳三寶游春》等群眾耳熟能詳的曲目,也被我們學得不錯?!?/P>

    【B】融入“草根戲班”  戲臺執掌“鼓老板”

    在吳丈銘老師的精心教導下,葉小云和同屋的其他幾位熱心黃梅戲的男女村民一起悉心請教,不恥下問,同臺習唱,很快熟能生巧,成為第一批唱功比較好的“演員”。但由于吳老師優秀的表演贏得了戲迷們的充分首肯,竟被太湖縣黃梅戲劇團領導看中并邀請進團演出,使得葉家彎村民極為戀戀不舍。

    為此,大伙只好相互幫帶、相互教學,互相取長補短,遇到疑惑甚至“跑到”縣城還要請教吳丈銘,為的就是把黃梅戲發揚光大。于是,在大伙的和記之下,組建了一個有六七人參與演出的“戲班子”。

    “我們先是在葉家彎本屋搞搞試唱,盡量把戲排好一點,根據每個人表演的特長,明確唱正生、唱老生、唱小生、演丫環、演仆人等各個角色,以及打鑼大鼓的。之后,就逐漸走出家門,到附近的鄰村以及新倉、茗北等地演出。一時間,葉家彎的戲班子出了名,只要一出演,四鄉八鄰的群眾都會競相前來觀看?!比~小云談起那時初次登臺演出,十分激動。

    但在演出兩三年之后,“戲班子”里有的姑娘出嫁了,有的人學習其他手藝了,于是,戲班子也就慢慢散了。而葉小云依舊一如既往地摯愛著他迷戀上的黃梅戲。

    1957年,在葉家彎“戲班子”的影響下,隔壁的楊樹窠也開始成立了“黃梅戲班底”,在當地人的再三邀請下,葉小云就加入了這個團隊。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班底”里,沒有一個擅長打鼓的。而只有葉小云卻是“打鼓”的能手,俗稱為“鼓老板”,況且又會“快板”。于是,他能更好地發揮自己獨特的優勢,成為團隊里不可缺少的骨干力量和“種子選手”。

    “在每場戲演出之前,一般都是‘鼓聲先起’、‘頂板開口’,接著拉開演戲的大幕?!比~小云一邊告訴記者,一邊準備表演。話音剛落,他就一個勁地走進房間里的一層木樓,迅速地拿來了一副快板、一根鼓槌、一個竹鼓,擺好架勢,很有節奏地打起鼓、夾起板,悠揚地唱了起來。

    “月明星稀夜深沉,

    孤燈息息讀詩文。

    昨日花園會小姐,

    珍我金釵情意深?!?/P>

    (丫環上場)唱:我家小姐是個多情的人,

    他叫我到圣堂去送考銀,

    臨行小姐細叮嚀,

    她叫我到圣堂切莫戲弄先生,

    來到學門側耳聽。

    (小生)念:關關之鳩,在河之洲。

    (丫環)白:王先生念文真好聽。

    (小生)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P>

    頓時,一曲《春香鬧學》那幽雅的黃梅小調飄蕩在葉家彎的上空,這位耄耋老人獨自清唱,再次將他拉回到那個鄉村到處盛行黃梅戲的年代。

    葉小云感慨地說:“記得那個時候,我跟著十五六人的楊樹窠戲班唱到了縣內外。近則在附近的四鄉八鄰,遠則到了江西的彭澤縣,每次正月里出門一趟就是上個多月,直至農歷三月份回村搞農業、做莊稼、插稻田,參加生產隊的集體勞動。當然,每年冬閑時節,戲班子也會在春節之前唱上一段時間,搞點錢,好過年?!?/P>

    “那時,唱一場戲的收入也不少,有10-20元。如果一個戲本分上下兩場戲,就得收兩場戲的錢。一般來說,每場戲要唱3個小時左右?!比~小云坦言道。

    “那時正值農村大煉鋼鐵,到處缺糧吃、缺柴燒、缺錢用,生活極為困難,外出唱戲也就是為了掙點錢養家口。有時,本地人不給現錢,而是折錢給柴禾,戲班子照樣收下,分給大家。由此,唱戲也就成了時下謀生計的一條出路了。甚至還招來了很多鄉下人的羨慕?!?/P>

    就這樣,葉小云的唱藝在日益磨練中得到了日益提高,成了遠近聞名演唱黃梅戲的高手、名人。

    “我們不僅白天唱,而且晚上也唱,什么《烏金記》、《鎖陽城》、《花亭會》、《蕎麥記》等群眾愛聽的大戲輪番上演。只要戲班子一到那個村那個屋場,家家戶戶就象過年一樣熱鬧,情不自禁地走村串戶,提前請上自家的親朋好友來看戲,一道歡聚,一起快樂?!比~小云津津樂道地回憶起那段愉快的歲月時光。

    “那時,由于農村的文化娛樂活動極少,舞龍舞獅、玩燈唱戲、放電影自然就成了老百姓最愛看、最愛聽的節目了。大家以此聚在一起,拉拉家常,聊聊農事,真是其樂無窮。有的村民甚至要走上幾里路,也要趕來看上一場戲,消除勞動之后的疲憊。有時,一場大戲唱起來,看戲的多則上千人、少則二三百人,真是熱鬧非凡?!?/P>

    【C】受到“戲窩”熏陶  日漸成為“臺柱子”

    在跟隨楊樹窠戲班不斷出演之下,葉小云的黃梅戲演員形象逐漸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刻下了良好的烙印。

    “我不僅要演老生、扮小生,把好舞臺臺風,把好節目節奏,更重要的角色就是還要掌好鼓點,保證整臺戲的跌宕起伏,引起觀者的共鳴?!比~小云說。

    “當然,更離不開當時縣鄉濃厚的唱戲氛圍所熏陶,離不開黃梅戲老師的指導和教誨?!?/P>

    地處太湖、望江、宿松三縣交界且毗鄰長江泊湖之濱的徐橋鎮自古以來就有“小上?!敝Q,這里商賈云集,人來人往,生意繁華,文化興盛。

    據現年71歲的王啟平老人介紹,1950年,徐橋工商聯就資助組建了新華黃梅戲業余劇團,時任工商聯主任的王魯明擔任副團長;同時,由本鎮鹽業、糧食、百貨、五金和花紗布五大公司出資出力成立了工人業余劇團,1953年鎮里還專門成立了兒童劇團,真是大人唱大人的戲,兒童唱兒童的戲,可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濃郁的黃梅戲長年飄逸在徐橋古鎮的大街小巷。徐家橋也一時被稱為“戲窩子”。

    據《風韻太湖》文化叢書“戲曲卷”記載:1952年,太湖縣政府成立太湖縣工農黃梅戲劇團,為官辦的專業性演出團體,將徐橋新華業余劇團的大部分演職員和服裝道具全部接收,王魯明擔任團長。他將一批祖籍徐橋的優秀劇團演員賀學濤、王文和、黃福英等人帶進了劇團。

    隨著這種傳統文化氣息的擴散,也使得黃梅戲在徐橋這片古老大地上一時風生水起,涌現出了新豐葉家彎、若淮、下馬家畈,南莊畈、徐家彎乃至大石卓鋪、華立查家大屋、文橋黃家白鷺窠等許多鄉村“草根戲班”,將當地的農村文化推向了一個極富盛名的高潮。

    而葉小云也正是在五六十年代這樣一個黃梅戲流行的直接影響下,進一步豐富了他的戲劇生涯。特別是從1962年起,葉小云就開始接觸縣劇團的老師。

    “一來,教我當初唱戲的啟蒙老師吳丈銘進入了縣劇團,互相熟識,我倆之間也就交流溝通的多,學習的多;二來,我接觸縣劇團老師的機會比別人也就更多,還經常討教如《花亭會》、《乾隆皇帝游蘇州》、《蔡鳴鳳辭店》等一些劇本認真學習?!比~小云深有體會地說。

    “再者由于這里的戲班多、人員多,演員水平參差不齊。各地戲班就經常邀請縣劇團老師下村教戲。特別是當時縣黃梅戲劇團的沈毓秀老師來到葉家彎指導戲迷唱戲期間,幾天吃住在我家,手把手地教我一步一姿、一腔一調,收獲確實很大。同時,縣劇團也常常組織免費下鄉唱戲,傾聽過賀學濤、方云從等老師的大戲,尤其是演唱的《春香鬧學》、《狀元打更》、《何珠佩》等曲目和戲中飾演的小生角色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從中學到了許多寶貴的經驗,開闊了新的視野,增添了不少新知?!?/P>

    “還記得有一次我到縣劇團看戲,不僅有人竟然向我請教‘道白’一事,要我傳點秘訣,弄得我不知所措,而且殷勤老師還特地安排我在臺下觀看某老師主唱的《賣飯女》??赐旰?,叫我評判,試問唱得怎么樣。我當即回答要比某某老師少兩分。結果,想不到我的評定得到了殷老師的一致認同,頻頻點頭?!比~小云沾沾自喜地對記者說。

    有道是:“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葉小云一語中的,似乎在劇團老師的眼中已成了一名內行。也正是在“走進去、請進來”的戲劇環境中,葉小云的“戲藝”得到了快速成長,在黃梅戲的圈內也就成了家喻戶曉的戲民,乃至從不間斷地將黃梅戲唱到1979年才難以割舍地謝幕舞臺。

    【D】情系馬蘭世家  一生結下“忘年交”

    著名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馬蘭,出生在太湖縣城。緣于六十年代初,她的母親因在縣黃梅戲劇團工作,經常下到黃梅戲盛行的徐橋地區演出、教戲,并常常吃住在葉家彎葉小云家,由此,葉小云不僅在自己喜愛的黃梅戲方面得到名師的指點,而且兩家之間還不斷增加了深厚的友情。

    “記得在文革期間,由于馬蘭的父親馬子林是縣城學歷最高的大學生,被打成了右派,就不得不將五歲多的馬蘭和她的兩個哥哥馬尚、馬健送到葉家彎我家寄住,我就每天照顧他們的起居生活,有時還唱唱黃梅戲,以解他們的憂愁和煩惱?!比~小云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之中。

    說著,葉小云又上樓拿給一本簡裝本、一本精裝本由余秋雨所著的記憶文學《借我一生》,并幫我找到了余秋雨在書中所描述的記載:

     “平時,馬蘭的父親總是向三個孩子封鎖自己挨批的信息。但有一天他突然得知,一個聲勢浩大的‘對敵斗爭高潮’又要掀起,他和她的妻子必然要在縣城里不斷地當街批斗。這還能瞞得住孩子們嗎?三個年幼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掛著牌子、渾身捆綁著被人毆打,會怎么樣?對此,他毫無辦法。很想先找孩子們談談,但每次都開不了口,最后終于下決心,要盡最大的努力,把孩子們支出城去?!?/P>

    “他想起了自己1954年曾以一個抗洪干部的身份進駐過一個叫葉家彎的小村莊,便決定把三個孩子藏到那里去。這事正好通過一個上街來的農民,說妥了。三個孩子也就住到了葉家彎?!?/P>

    “三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是女孩,才五歲。有一天在村口遇到一個不懂事的農民慌張地對她說,好像看到她爸爸、媽媽在縣城街上挨批斗?!^了很久,傳來消息,爸爸媽媽可以接孩子回城了。她連續表演了幾夜的歌舞感謝鄉親們的收留?!?/P>

    “多少年后,這個村的鄉親凡有喜事,例如誰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學,必然要放上她主演的電影表示祝賀。她,就是我妻子馬蘭?!?/P>

    “葉家彎的鄉親們都說:‘我家馬蘭’?!?/P>

    這一幕,不論是在馬蘭的心中,還是在葉小云的記憶里,都成為人生旅程中最為感動的往事。

    2003年清明,馬蘭攜丈夫余秋雨先生回到生她養她的故鄉太湖,還特地前往葉家彎看望了“庇護”自己的鄉親們以及年近古稀的葉小云老人,與之促膝談心,話往昔,拉家常,深表感恩之情,并和葉小云合影留念。這張照片至今還掛在葉小云堂屋前墻壁上的相框里。

    2004年3月,南京電視臺專門錄制一期有關馬蘭的專題節目,在馬蘭的盛情邀請下,電視臺編導人員也特地將葉小云從葉家彎接到了南京住了兩晚。兩人再次見面,歡快相聚,高興敘舊。況且,兩人還同臺獻唱黃梅戲《天仙配》,一下子將70多歲的葉小云重新拉回到那個唱響黃梅戲的時代,使得葉小云老人激動得熱淚盈眶。

    【E】堅持手抄戲本  珍藏記憶“黃梅情”

    在采訪的過程中,記者感到值得葉小云至今驕傲的得意之作就是他的黃梅戲手抄本。

    “在五十年代,初學黃梅戲,除了有的有戲本外,還有的沒有臺詞,只是相互之間憑口口相傳。由于我讀了三年私塾,有了一定的文化基礎,于是,我就從別的戲班或從縣劇團的老師那兒借來劇本,用毛筆一頁一頁地抄下來,畢竟‘好記心不如爛筆頭嗎’?!闭f著,葉小云上樓拎下一個塑料袋,拿出30多本已經發黃的手抄戲本,令記者深為感嘆。

    從手抄本的封面來看,葉小云最早手抄的一本《鎖陽城》是在1953年2月,距今已有半個多世紀了,十分珍貴。由此可以看出,盡管改革開放之后,葉小云幾乎沒有走上黃梅戲的舞臺獻藝,但從他手抄本的年份來說,自50年代-90年代,直至2002年,葉小云都一直在堅持不懈地做著他一生鐘情喜愛的黃梅戲事業,為的就是永久地珍藏中國傳統文化的記憶。

    在這些經典黃梅戲劇本中,有《烏金記》、《恩哥記》、《排環記》、《毛紅記》、《賣水記》、《羅裙記》、《繡鞋記》、《血掌記》、《蕎麥記》、《天仙配》、《打豬草》、《鎖陽城》、《五家波》、《趙成仁》、《花亭會》、《珍珠塔》、《新路遇》、《送綾羅》、《絲羅帶》、《告全糧》、《蓮花庵》、《葛麻》、《春香鬧學》、《蔡鳴鳳辭店》、《梁山伯訪友》、《苦媳婦自嘆》、《張寶童送茶》等群眾喜聞樂見的大戲、小戲,其字里行間外行人很少能識認,況且每一行的臺詞都沒有標點符號。但葉小云卻十分熟悉,盡管年歲已高,有的戲本臺詞,他還能熟記于心。

    “只可惜,我抄過的一些戲本曾經被別人借走未還。而留下的這些戲本,我會代代相傳,繼續弘揚黃梅戲的悠久歷史?!比~小云說。

    說著,葉小云又搬出了幾袋子“傳家寶”——足足有50多盤各種各樣黃梅戲的光碟。記者一下子也興奮起來,從袋子里拿出有些我們熟悉、有些從沒見過或聽過的黃梅戲劇本光盤。如《站花墻》、《花燭淚》、《桃花扇》、《秦香蓮》、《打金枝》、《孟姜女》、《想妹子》、《喜茶歸》、《春草鬧堂》、《三看御妹》、《楊門女將》、《趙霸搶親》、《王清明招親》、《薛仁貴招親》等一批傳統的黃梅戲,葉小云無不知曉。

    如今,葉小云只要在家,就會打開那臺18英寸的小電視機,要么放上黃梅戲光碟,要么收看有關電視戲曲頻道,非常習慣地端坐在電視機前,獨自一人靜靜地傾聽和欣賞那婉轉悠揚的黃梅情調,頤享天年。

    如今,葉小云不僅經常翻看他的手抄劇本,回味唱戲的美好時光,而且還幾乎每天吃過早飯后走到離家一里多地的建設街坐坐茶館,時常唱上幾句或幾段黃梅小調,為鄉親們送上愉快的精神食糧!

    相關新聞

    信游平台_信游平台登录-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